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小年糕创始人&CEO茹海波:内容型小程序发展新形势
1658
时间:2019-12-27 16:11:00
文章发布:未知
原创作者:未知
来源:

  在「THE NEXT」2019年第三届全球小程序生态大会上,几乎不在公众面前露面的小年糕创始人&CEO茹海波在大会上向观众发表了自己对于内容型小程序发展的新形势观察。他说:“全局市场的消费力在刷新,要做到差异化的用户需求与差异化的产品定位,为了将是一片充满差异化的垂直类风口。”

  

  以下是郑州小程序开发公司拉利法整理的茹海波的精彩演讲:

  

  感谢史文禄给我们这样一个机会介绍自己。我刚才挺惊讶,主持人为什么会知道我们突破5个亿,我们从来没有对外宣布过我们的用户量,但是还是很开心可以跟大家交流一些关于内容型小程序一些新形势的看法。我们基本是all in在微信生态内面向小白、大众用户推出的照片转视频的工具,从这个工具起家发展积累了视频内容,慢慢转变成一个内容社区。作为一个工具,我们的基本主张是操作极简,效果炫酷。这句话在今年年初阿拉丁的年会上也表达过,是我们一个产品口号,也是一个价值观、价值主张,也是我们做功能取舍的时候重要的原则,首先照顾小白用户的需求,而不是照顾专家用户的需求,所以我们会非常期待自己的产品操作成本非常简单,但是提交给用户的产品质量仍然是非常高的。

  

  小年糕创始人&CEO茹海波

  

  其实我们对我们产品实现程度,对价值理念的实现程度打了一个及格分,还没有到理想状态,我们还在努力,希望让我们的产品体验可以做的更简单,操作起来更加流畅。在这个基础上,留存用户今年表现出来一个特别大的特点是,用户产生了一些新的内容,而这些内容形成了一个交互比较活跃的用户社区。后面是发展历程,今年年初也展现过。最新的变化,就是刚才主持人讲单产品的用户突破5个亿,MAU突破了2个亿,日活长期在日活榜的前五位,大概半年多的时间在第一名的位置上。

  

  “红利不会消失,但是会持续跃迁”这个话题,不是我写的,是我们引用最近腾讯“企鹅智库”发布的一篇报告,关于内容与产品的行业研究,里面提到这句话,我觉得挺有共鸣的。

  

  我最近跟很多投资人、同行交流的时候,经常提到一个焦虑叫做红利焦虑,大部分人的观点都是认为红利已经没有了。很有意思的是,企鹅智库腾讯这篇报告的观点认为红利不会消失,但是会持续跃迁。我们智能手机的渗透率已经非常高,非常饱和,移动互联网渗透率也已经非常饱和了,所以看起来只是靠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用户增长带来的红利趋势其实已经消失了。

  

  我过去做风险投资的时候也经常遇到一个难题,大家每年都在讲,好像今年没有什么可投了,没有什么大的机会了。但是回过头来看,每年都会诞生几家非常有震撼力的公司。那是一种假象。回想起来,中国经济发展也有非常类似的现象。建国以后大约有一半的时间,中国是短缺经济,我们的生产供应跟不上用户需求。到90年代末改革开放快接近20年的时候,90年代中后期,我们党和政府突然发现中国经济出现一个新的现象叫生产过剩,那个时候经常在报纸上、电视上出来的名词是内需不足。那时候中国老百姓突然发现,我们买东西都能买得到,而生产的厂家发现东西卖不出去了,那段时间中国人非常焦虑——是不是我们的红利已经消失了,是不是我们已经没有新的机会了?但是从历史上的数据来看,1986年中国的GDP突破1万亿,2001年突破10万亿,90年代中后期大概在四五万亿规模上,2018年中国的GDP是多少,已经突破90万亿。当大家以为红利消失的时候,已经进入到过剩经济的时候,那个点到现在仍然还有20几倍的增长空间,90年代末之后中国经济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最早期的时候,因为中国是市场需求太大,供应不上,那时候只生产简单的产品就可以满足用户需求,到90年代末这种简单需求的满足已经走到尽头。从90年代后期再往后发展,中国出现了大量的产品差异化和品牌化,整个用户需求正在升级,这个形势跟今天讨论互联网的红利已经耗尽这个阶段的东西很像,如果大家做简单的产品确实没有红利了,但是如果大家用心钻研差异化的用户需求和产品定位,可能还有很大的浪潮供大家利用。

  

  这个报告里面腾讯举了一些证据证明红利不会消失,但是会持续跃迁。

  

  第一,用户永远在成长。这跟刚才讲的中国经济的变化是非常像的,用户简单需求已经被满足了,但是用户需求是在发展变化的,他的口味在不断发展变化,眼前的这片红海是流动的,有的地方竞争非常激烈,但是有的隐藏的机会竞争没有那激烈。史文禄说小程序的竞争烈度现在只是30到60分,小程序这块是竞争烈度比较低的机会。

  

  第二,存量用户的需求升级,体验革新会提供新的服务空间。有一些局部市场的用户增长其实增速远远超过大盘的增长,比如下沉市场和新晋网民。

  

  第三,全局市场的消费力刷新,是一片充满差异化的垂类风口。垂直化和差异化仍然有很多机会。在2005年左右,整个中国的互联网网民只有几千万、一个亿的时候,那时候做一个小众需求是十分之一的市场,你面对的用户只有几百万、一千万,那时候你的规模是很难支撑它规模化的盈利和可持续发展,但是今天移动互联网的用户按照Clink公布八点几个亿,按照微信的数据是10亿左右的规模了,它的十分之一小众的需求其实面对的用户是1个亿的市场,这1个亿跟几百万差了很多空间。随着移动互联网渗透率的增高,以及用户在移动互联网消耗的时长的答复增长,市场空间已经有几十倍的增长,在大的空间之下,很多细分需求都办成了一个可以逐利的空间,以前可能不值得做,今天就值得做了。网民整体增长率6.5%,但是在低学历人群和低幼人群都超过了20%。一二线城市很多需求仍然是增长的,但是不体现在消费者数量增长,而是消费者价值增长上。比如可以产生更多的需求,愿意花更多的时间,愿意更多的钱在互联网的业务上。

  

  原百度的产品大师俞军最近出了一本书叫《俞军产品方法论》,推荐给大家。他提到一个观点,过去讲一个产品用户数总讲产品的用户数,但是实际不存在产品的用户数,而是用户需求的用户数。他以微信为例,如果微信只做IM,只做消息通信,可能是个几百亿美金的商业价值,但是微信今天支撑了腾讯大部分的市值,是几千亿的市值,微信里面有很多的其它的用户需求。比如说朋友圈是中国最健康的熟人社区,比如他的微信支付,如果拉出来也是一个非常伟大独立的产品,但是仍然是合并在微信里的。比如微信公众号,微信小程序,这些东西都是一个又一个独立的需求,还有微信其实悄悄做To B业务,所以它面向中商户做的支付小助手那个产品也非常之伟大。今年的下半年微信公布的数据,它已经有5千万的商户通过微信管理自己的供销存了,可能是中国非常成功的SAAS服务的样板。微信是通过一个又一个产品需求的细化做的非常精致,把用户的时间牢牢锁定在自己的微信里面,不只是用户的时间,也有面向商户的锁定。一个又一个用户需求支撑了微信整体价值有几千亿的规模,不仅仅是IM的商业价值。

  

  所以,这个给我们做产品的时候一个很大的启发。可能我们有一个很薄很锐利的切入点,能够帮我们做用户覆盖,但是这是广度,在这个基础上如果可以解决用户更多需求,创造更多用户价值,就可以把产品做厚度,商业价值应该可以得到更大的增长,大家并不需要仅仅局限于对用户量,用户覆盖已经走到尽头,陷入到这样的焦虑之中。

  

  内容行业里面有一个比较明显的变化,体现用户需求的提升,全民期待价值回归,全民期待看到的内容是高质量的。选择内容前三点最重要的影响因素是内容的重要性、内容跟我的兴趣的相关性以及发布的平台可信赖,跟前几年产生的标题党,非常有诱惑力的配图,这些已经产生了很大的差别了,说明消费者的鉴别力和需求正在产生非常大的变化。

  

  只要你能持续塑造独特价值,红利永远不会消失。现在应该是一个最好的阶段,因为我们的基础设施的完备非常之高。像中国经济,当你的铁路、公路、通讯等基础设施非常发达之后,整个社会信息流通,商品流通效率大幅提升,产生的市场创业机会是爆发式的繁荣。移动互联网走到今天也是技术设施非常完备,创业成本已经大幅降低,效率可以大幅提升的一个新的阶段,大家不必悲观,不必焦虑,更重要是要寻找你在哪里可以找到独特的价值,能够提供给用户。

  

  我们分析这个行业的变化,我们判断微信依然是内容型产品最好的土壤之一,特别是对小公司而言。当你的成本压力是比较大的,组织战斗力没有那么强的时候,可能微信是最好的土壤。我们看到的证据,用户分享的目的地、量最大的基本在微信,后面才是QQ、微博其它的社交平台。但是,形势确实发生了变化。今年一年特别明显的竞争开始加剧,我主要是讲内容型产品的领域,出现了大量模仿者做同样的事情,甚至腾讯微信也会做类似的产品,跟开发者同样进入到同一个竞技舞台是互相分流的,这一点对于内容型创业者来讲是要警醒的,当大家都觉得好的时候,就要谨慎一点,我们就是这样一个态度,我们要重新评估战场形势对我们的影响,不能盲目谁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我们更要聚焦于自己可以独特做好的事情。

  

  面对这种竞争采取什么样的策略,对内对外都应该有一些逻辑去支撑。对内,觉得要苦练内功,不希望自己永远被KPI牵着鼻子走,相反我们希望追动力因,当业绩发生变化和波动,它本质是一个指示器,KPI(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它是一个Indicator的作用,它反过来反映在组织的能力上跟当前的业务发展阶段并不匹配的短板,我们需要诊断我们的短板在哪里,针对性去训练我们自己的团队,让我们获得更强大的能力,支撑长时间可持续的发展。在这个情况下我们主动选择平衡发展速度和发展质量,不着急追求发展速度,我们应该有较长的一段时间做内功的训练。

  

  对外,第一点,持续塑造独特性。大家不能够仅仅盯着数据变化,要重要的是要有用户价值的质变。第二点,根据用户的反馈快速改善体验,用户可能对产品产生很多新的抱怨,新的抱怨要随着新的形势变化做一些针对性的工程。第三点,快速升维,你要快速创新新的价值点,让你跟竞争对手不在原来的战场上继续死缠烂打,快速脱离原有的战场,到下一个层级的战场去竞争。

  

  最近也思考一个问题,我们的平台跟开发者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我总结了一句话:平台跟开发者还是要相向而行,大家应该是互相接近,互相辅助,互惠互利,构建一个健康的生态关系。平台要解决什么问题,就是基础设施能力的建设和秩序维护作用。小程序的基础环境维持比较稳定,我针对微信平台提出的希望是,小程序基础技术平台要稳定,不能每次一升级就引发一大堆用户使用不了开发者的业务,这个影响比较大。

  

  还有一些开发工具、诊断工具可以做的更好用,数据分析平台可不可以做的更细致,方便,助力开发者能够更快的做出数据驱动方面的诊断。广告平台能不能做的更加智能化,能不能跟行业当中最先进的广告平台达到同等水平,让大家的商业变现变的更加轻松和方便。秩序维护上也需要不断的锤炼秩序维护运营方面的能力,其实微信进步是很大,跟几年前相比,最近做秩序维护的时候动作做的更加细腻,不会说一个人生病,所有人吃药,影响面很大,过度打击,这方面的情况已经改善很多了。

  

  开发者就是不要薅平台的羊毛,遵纪守法,首先就是要照顾好自己的用户体验,跟平台保持一样的价值观,不能为了自己企业的商业利益,过度消耗用户对于微信平台和微信环境的信任感,也尽量不要去破坏平台利益和用户利益。这是关于平台和开发者关系产生的一些思考。

  

  极致的产品策略、用户价值高于一切、视团队成长为核心竞争力,这个年初就给大家细致地分析过我们对于这3个要素的思考。今天在这个场合只需提最后一点,就是视团队成长为核心竞争力。刚才在同程吴总的PPT也讲过,企业的成功一方面是战略能力,一方面是组织能力。我们是非常同意吴总的判断,战略上很重要,组织上也很重要。我们选对了切入点,说明战略上取得了先机,后面能不能把我们的产品做到非常高的高度,就是组织能力的保障。整个团队其实在团队的培养和培训上消耗了非常大的精力和心血。

  

  我们创业五年了,这五年期间公司出现了很多次的起伏,但是我发现,每次产生起伏的时候,业务量的变化通常都不会引发我非常大的兴奋和非常大的焦虑——不是我佛系,业务量还是会对我的心理产生影响,但是远远不如团队产生的问题和进步对我的心情产生的影响要大。哪怕我们业务量突飞猛进的时候,如果我们团队能力出现了问题或者团队磨合出现了问题,我会产生无比的痛苦和无比焦虑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通常来的非常频繁、剧烈和持久。我在想为什么,一般人都为业绩焦虑,为什么我对业绩没有那么焦虑,反而对团队的状况不断的焦虑。回想创业的初心,我渐渐明白了。当初创办这家公司,目的就是为了带出一支作风优良、能征善战的团队,形成先进的文化理念和工作方法,有传承的、高成功率的做高质量创新型业务。我现在很清楚我最在意的产品是团队,实际的头号目标是组织目标,业务目标和财务目标都是组织目标的度量衡。组织目标只要不实现,无论业务量多么亮眼都不能让我安心。

  

  我想起来王信文写过一篇文章——《穿越那座绝望山谷》,最后一段话让我印象特别深刻,送给大家作为本次演讲的收尾:“如果我们关注产品,那产品失败时,我们会非常紧张。如果我们关注团队,那产品失败就没什么大不了的——那只是团队在穿越山谷罢了。”


推荐阅读:

微信小程序开发的必要性是什么?

微信小程序如何推广?郑州小程序开发网站分享

微信小程序推广过程中设计裂变传播机制的九大重要方法

虽然开发小程序的名字抢注很重要,但企业也不要随波逐流


为您推荐
最新文章